深夜放飞自己

◎诗人与读者的鸿沟读者种种,层次不同,对诗歌的认知有深有浅。尤其朦胧诗多有歧义,诗无达诂,即使作者本人在不同时间、不同心境,对一首诗的感知也不同。这就很可能造成读者的误读和对诗者的曲解。有些诗是需要一定阅历和知识储备才能读得懂,否则读诗如蜻蜓点水,自以为解其义,其实不得要领。好诗看上去如白开水,越嚼味越浓。一些肤浅之士匆匆看一眼便武断大讽或大赞,乃门外汉一目了然。读诗不光要看内容,也要看形式,诸如韵律、意境、语言、隐喻、点染、诗眼和留白等。今读者有未完成小学者、初高中毕业农民及农民工、中小学和高校老师、退休老者,层次各异。有人受诗学浸淫很深,有人初入诗门。总之,都对诗有一定认识。不过,把诗学脉络弄得分明者不多。有一些写近体诗的头条名家不会用对仗,不会押韵,硬写成绝或律。所以,应不断学习才是,甭以为自己登峰造极了,有的尚在门外,便不可一是。网上最不缺自命不凡的愣头青。因为目前尚无统一的好诗标准,进而成全了许多非诗人。但,是不是诗,我觉得还是应该清楚的。遗憾的是,被捧红的活的、死去的诗人不只几位写的真不是诗。这种误导使一些读者认为他们写的才是诗,点赞者无数。人的从众心理很可怕,许多人甚至会拥护一个祸国殃民的老妪及穿开裆裤的童子。诗是凝练有张力的韵文,其他都不是诗。希望诗人和读者都清楚,诗歌就是心灵的脉搏,无脉搏就是哑语或死诗。

深夜放飞自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