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视频在线视频观看

18视频在线视频观看从芙蓉镇到三江镇也就是两个多小时,李天羽和周雨薇倒是没有什么,都是中国人,可沙伊波娃就不行了,她身材高挑,穿着性感火爆,皮大衣外套的领口还微微敞开着,那道深邃的乳沟毫无掩饰的暴露在空气中,分外惹眼。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,李天羽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的行踪。

三人在芙蓉镇逛了一圈儿又一圈儿,买衣服、帽子,还有小饰品,看到街边有小吃的,李天羽还停下来招呼着吃几口。周雨薇倒是没有什么,兴奋不已,沙伊波娃却是气得不轻,不是说要赶往三江镇的吗?这么着急忙慌的从柳爷家出来了,却又不急着走,反而在这里逛街,她真的怀疑李天羽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。

又走到了一家卖油炸臭豆腐的,李天羽让周雨薇陪着沙伊波娃在这儿坐会,他去找个厕所方便一下。沙伊波娃虽然说也经常来国内,可对于这种闻起来臭烘烘的东西,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。不过,在周雨薇的撺掇下,又看周雨薇吃得津津有味儿,她终于是没能耐得住,轻轻用牙签扎了一块臭豆腐放入口中,咀嚼了两口,味道还真不错。对于吃的、玩的,周雨薇自然是得心应手,又去附近的摊点上,买来了烧烤、三鲜粉、血肠等等小吃的,俩人吃得是不亦乐乎,都忘记了李天羽和什么皮货的事情了。

李天羽又哪里去什么厕所了,在附近的宾馆开了个房间,立即接通网络,登录进入了天羽社网址。论坛内,萧楠、灵敏儿都在,当看到李天羽的身影出现了,他们立即都蜂涌了过来,你一句,我一句的每个停止了。自从李天羽和周雨薇奔赴中俄边境,就跟他们失去了联系,灵敏儿等人干着急也没辙,没有任何的通讯设备,根本就联系不到李天羽。

李天羽轻描淡写的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一下,什么狼群、埋伏苏霍伊等人的事情都没有说,只是告诉他们尽快忙着将门市和仓库的事情搞好,没几天他就赶回去了,等着听他的好消息就行了。

凭着李大嘴和朱小雀的关系,周雨晴成功地利用兆丰集团的背景,将生产出来的第一批明星人体娃娃和男性人体娃娃分成了两批,一批让方舟通过货运,发到南丰市给兆丰集团。一批立即就被张跃庆给抢购了。这两天,张跃庆的店面销售相当火爆,惹得他经常在周雨晴的瑞康情趣用品店门口来回的走动着,气周雨晴。

周雨晴心下暗笑,等第二批货生产出来,就给张跃庆好瞧。

这事儿不用灵敏儿他们说,李天羽也猜得到。周雨晴是那种得势不饶人的类型,早就受够了张跃庆的气,好不容易抓到这么个翻盘的机会,当然不会错过。唉,现在回想起来李天羽也有些后悔,不管怎么说,张跃庆还没有坏到那样的地步,他让周雨晴适可而止,让张跃庆知道痛就行了。就怕周雨晴一竿子打死张跃庆,让张跃庆再也难以翻身。

再担心也没用了,他远在芙蓉镇,也不是说回去就能回去的。一切,只能是听天由命,看张跃庆自己的造化了。顿了顿,李天羽又随口问了声:“曾姐和梦瑶不是说最近会来哈尔滨的吗?她们应该都已经到了吧?你们有没有见到她们?”

原本活跃的讨论组瞬间安静了下来,停顿了有十几秒钟,灵敏儿才道:“她们都来了,周雨晴也知道了这件事情。这几天下大雪,我们还特意去亚布力冰雪大世界玩了,滑雪、堆雪人、看冰雕……呵呵,李哥,你什么时候回来?抓紧呀!”

“我知道哦,应该尽是最近几天吧!”没有什么事情就好,给电脑关机了,李天羽这才走出来,见周雨薇和沙伊波娃还在大口的吃着,不禁笑着摇了摇头,走过去将她俩面前的,还有手中的小吃都给抢夺了过来,在她俩还没有回过味来的时候,就都已经吞进了肚中。

周雨薇跺着脚,暴跳道:“天羽哥,你咋这样了?那么大的人了,还跟我抢。”

美腿少女写真

沙伊波娃也愤愤不已,哼道:“果然是流氓一个,跟你这几天算是我倒大霉了。”

“走吧!这眼瞅着就要天黑了,咱们还是赶紧去三江镇吧!”三个人又找了个马拉爬犁车,那车老板鞭子一响,踏上了前往三江镇的道路。这一路倒是没有出什么意外,沙伊波娃还是第一次乘坐这种马车,欢呼雀跃,兴奋得像是个小孩子。而周雨薇还不懂装懂的,老气横秋的跟她说一下不着边际的话,惹得沙伊波娃连连点头,竟然还听得津津有味儿。

真是什么人找什么人了!

这一路紧赶慢赶,等他们赶到三江镇还是已经晚上七点多钟了,天色已经是漆黑一片。三个人跳下车,先是找了家火锅店好好的撮了一顿,这才去旅社开房间。

“你们要几个房间?”

“一个!”

“我们这儿最大的房间也是标间,只有两张床的,你确定你们三个人要一个房间?”

“怎么那么废话,就要一个。”

“好的,你跟我们上楼来吧。”

很是普通的一个标间,入门的右手边是卫生间,再往前就是电视机,摆放着的两张床,一边靠窗,一边靠卫生间,总共加一起也就是十五平米的样子。站在房间中,好像是连个转身的地方都没有了。唯一让人感到庆幸的是,这里是二十四小时有开水供应,还能洗热水澡。房间内的供暖系统也还不错,能达到二十来度。

李天羽和周雨薇是没有什么,脱吧脱吧就剩下背心和内裤了,而沙伊波娃却有些傻了眼,她可是堂堂乌索利亚钢铁贸易公司董事长的千金,在俄罗斯住的都是豪华别墅,就算是在芙蓉镇,柳爷也是给她特意安排的独立套间。可是如今,竟然在这种破烂不堪、空气中飘散着辅修味道的旅社凑合一宿,想想都够让人可怕的。

周雨薇趿拉着拖鞋钻进了卫生间,洗个热水澡竟然连门都不关,就算是隔着一面墙壁吧,要是站在电视机这边,还是什么都看得到。沙伊波娃是真服了,谁说中国人不开放?这要是跟周雨薇比起来,她都快成了封建老古董了。出来太着急了,沙伊波娃连皮箱什么的都没有带,本打算是在三江镇买的了,谁知道就这么入住旅社中了。

等到小薇出来,沙伊波娃穿着衣服跳了进去,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有将房门给关严,就像是她没有周雨薇胆大似的。等到她出来,就这么裹缠着大衣,里面是真空一片,走在地板上,就李天羽和周雨薇正盘腿坐在床上看着电视。这倒是没有什么,关键是他俩竟然一人坐在一张床上,那她呢?睡在哪儿?

“你在这儿站着干什么?挡我看电视呀!”李天羽瞪了沙伊波娃一眼,然后不耐烦的跳到地上,大声道:“算了,我还是去洗澡吧!”

房间内就剩下了她和小薇两个人,这让沙伊波娃又为难了,让她跟周雨薇挤在一张床上肯定是不行,从小到大她都是一人独睡双人床的。再就是她钻入刚才李天羽的被窝中,谁让他现在没在了。可万一……万一他回来了,也钻入自己的被窝中怎么办?好像是怎么都不行。

咬了咬牙,沙伊波娃将心一横,还是跳到了李天羽的那张床上,将大衣丢到床头柜,把被子裹得紧紧地,但愿李天羽还有点儿人性……